喵懵懂

这里喵懵懂,主文副画(然而都很渣)。是一个淘米过激吹+梦女,seer/花仙/摩尔。几乎没有雷点,除淘米相关的圈基本不混。对淘米的一切抱有极大的好感,米叔的优点放大n倍缺点缩小n倍的那种(但还相对理智)。我永远喜欢淘米.jpg。

又是手书图(@赛尔号 求个共创,投同人绘画

正式手书用的是p4的灰底,想显出有点昏暗,但翻车了显得泡泡不透明了;对应的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梦也好”。没有上肤色是想让黑白红对比明显一点,让整体画面更加清晰锋利。

选择这句是因为旅团篇结束克丽娅茜尔离开的那期主线为“如梦初醒”;泡泡是因为22的清明节活动“我们的踏青时节”(p5)用泡泡展示旅团各位的头像,就决定用不同颜色的泡泡来代表旅团成员。这里用的是裁罪魔剪的形象,意在表达塞泽丝已经成长,虽然还会为已碎泡沫般的美丽回忆而悲伤,但也已经决定背负着大家走下去。抹不去的因过分美好而悲伤的梦就不再尝试遗忘,而是从中汲取能量继续前行。

p2p3是魔剪形态,对应“逞强的心,颤抖的手”。“逞强”是来自克丽娅的永夜纪年——“诶诶诶?怎么弄这么大的伤口,下次不要这么冲动了。”

柔和的光芒覆盖在赛泽丝的手臂上,本来略微有点狰狞的伤口渐渐愈合了。

“你知道我有必须要去完成的事情…”

表现出塞泽丝经常不顾自己安危而战斗,此处“逞强”想表达她的行为其实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范畴,但她还坚持去做。

p2各种伤口(包括心中橙色淌血的伤口)被青绿色的线缝上,表示塞泽丝战斗受的伤和因为茜尔死去的心伤被克丽娅所治愈。

p3绿线崩断又添新伤,心中多了一道绿色伤口,表示因为对战佩特菲德而增添的外伤,和随克丽娅的逝去所崩裂的已愈合的旧外伤和增添的心伤。脸上的不知是伤口还是血泪。

用黑底是觉得比较压抑,也会突出橙 红 青等表达画面意义的颜色。不画衣服和五官第一是画了会乱,干扰表达,缺少神秘压抑感;第二是没时间了

拿手书图混更一下,投同人绘画 @赛尔号馋个共创伙伴;对应的是“即使是悲伤 也充满感激”

悲伤(p2)指的是卡托娜因为圣女这个身份而背负的过大的期待和压力,圣心女皇·卡托娜的永夜纪年也表示她在召唤卡卡托斯神时感受到神(她自己)的悲伤,在此用卡卡托斯之柱来表现。采用仰视视角想表现一些压迫感。

感激(p1)则是获得“女皇”牌力量后卡托娜施展力量救下兄长卡斯珀的场面。虽然卡托娜因为圣女的身份而疲累不堪,但也因此才能获得卡卡托斯神的力量保护重要的人。想表现出虽然哀伤,但也正是因为承受这份悲伤才能守护,所以无比感激能坚持住的自己。

p1想营造出向前绽放的感觉,所以展示出衣袂彩绦发丝垂坠等因前方的气浪而向后飘扬。表情坚韧而自信,想展现出跨越压力后欣慰的神采。神乐铃是法器正散发力量,因为这份力量为卡卡托斯神所给予,故让神乐铃与七色花(来自场景卡卡托斯之顶,传说每次开放都会消除灾厄)的花心重合,意为卡托娜在运用承受悲伤而得到的力量守护。


手书-赛尔号十三周年庆

【赛尔号十三周年庆手书-红莲华-哔哩哔哩】 https://b23.tv/b2RxS86

爆肝一个月产物@赛尔号 希望能给个共创吧(

后续可能会解说视频里的图❌混头像框⭕️

投同人绘画

罗刹

血雨如樱花瓣纷落之后,铸魂塔迎来了它的新生。先辈们迎回了新生的战士,阴森了万亿年的郁紫为和平安定所浅化而容光焕发。铸魂者们终于可以卸掉那些沉重的包袱,开始所期盼已久的真正的研究……

“阴灵姐,”艾欧丽娅翻着一本民间志怪的小书,“你说魂王们在制造我们的时候有没有特意设计过外貌啊?怎么特征跟书中那些鬼的一样……”

“你看这个角,还有尾巴也像恶魔的。”她和阴灵魂姬凑近了些,“难道是因为魂帝大人有角所以把我们也造成这样子吗?”

“可能当时为了增加成功率有加入一些魂帝大人的魔能。不过如果自法阵角度而言,还是那位魂王大人贡献最大…他即使是在不择手段的激进派中也可以说得上是恶鬼一般的存在。”阴灵魂姬收敛了笑容,“如果创造者的秉性可以影响造物的外貌,那这副模样恐怕就拜他所赐。铸魂者分裂至今,我对他的畏怯也并未消除半分。”

阴冥妖姬对不死魂王有一种天然的恐惧。

每每靠近他想得到一些教导时,体内的魔能便汹涌不安。被撕碎的弱小灵魂瑟缩成团,撕扯着被魂火熏哑的声带大声哭喊;就连那股强大的力量也仿佛被临死前的噩梦震慑,不断哀泣。

究竟是怎样的手段才能使灵魂如此痛苦?她在畏惧之余又有些因震撼而生的好奇。

阴冥妖姬远远望着千魂要塞。坚固合金铸成的墙壁微微发红,不知是铁锈还是渗出的鲜血。无烬魂王每从那里铸魂出来都面色惨白,紧抿着失色的嘴唇告诫她不要在那附近行动。

今日,她却要同不死魂王前去加固要塞的封印,以禁锢那些怨恨的亡灵。

天道魂帝深知她与异域不死二位魂王的关系不甚融洽。无奈双魅已被派遣,而其它魂王赶去处理突发的病疫,只能倚仗这位特殊的魂侍辅助镇压。

“尝试与他相处吧。你并非原来那些恐惧他的灵魂,而是一名新生的铸魂者。他改良了可以模拟精灵力量的镜面法阵,你们才得以诞生。悉心聆听他的教诲吧,那从他喉管中涌出的举世无双的天赋可以成为你们研究中的一大助力。”天道魂帝宽慰她。

事与愿违。一路上不死魂王只自顾自地走着,并不理阴冥妖姬是否跟上。不要提教导,他甚至不发一声。阴冥妖姬尝试与他搭话,可换来的只有一片寂静。

随着距离的逼近,阴恻的怨气逐渐侵入皮肤深入肌理,如附骨之疽一般寄生着髓。空气似乎沉重起来,拉扯着其包裹的一切下陷下坠。枯瘦的木勉强张舞着枝爪装腔作势,细碎虫鸣也被尽数扼杀,一切皆归于死寂。阴冥妖姬不由得把刀下降了些高度拖在皲裂的土壤上,祈求刀剑的嗡鸣能打破这种令人心悸的凝滞。

“很吵。”不死魂王突然发话。

阴冥妖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停下脚步呆愣地杵着。

不死魂王转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他身上的金饰因缺少阳光而光彩不复,那黑与荧绿反而自在地舒展着,仿佛它们本就属于这里。两菱碧色时隐时现,仿若无风自动的磷火。

阴冥妖姬忽然想起泛黄古籍中用活灵敬祭的,那乌身翠目的罗刹。

“在害怕?”他问道。

阴冥妖姬点点头:“这里的魂力太过庞大,属下的力量在它们面前略显薄弱。”

“不过是一些死去弱者的残语罢了。”不死魂王向虚空一抓,那惨淡的愁魂便被尽数吸收。他将法杖一戳以完成魔能转化,继续说道:“它们的力量如此微弱,甚至都不能稍作反击。你应恐惧的不是这些怨念,而是导致它们变成这个样子的弱小。何况,与欢鸣丘陵一同沉眠的魂灵和仍旧徘徊于丧钟声中的未亡人的仇恨,可比这些东西要强烈的多。”

此后一路无话。愈是深入腹地,黑与红愈是明显;原来还明灭的深蓝与墨绿彻底漏尽,殷色将穹顶与壤地一同吞噬。骨骸森森,魔能阵阵,怨灵已凝成实体,扭曲的面孔狞笑着。哭诉,哀嚎,尖啸,俨然炼狱。

阴冥妖姬不由得以刀拄地,降低重心适应这股可怖的威压。骤然之间,石缝里钻出无数骨臂扼住她的脉搏共舞着下坠,仿佛要将她永世禁锢于那火海之中。阴冥妖姬的脸已被魂魄污成青紫,她尽力张开模糊的视野摸索着寻找她的武器。护指已被磨破,即使长满老茧的持剑手在能量的侵蚀下也已血肉模糊。魔能顺着大片裸露于燥气中的伤口涌入肌理,将所剩不多的皮肤胀得更为可怖。眼前的光景已同充血的眼球一起变为鲜红,血液不断从每个躯窍喷薄而出,角亦发出令人牙酸的喀嚓声。

在这一片血色中,唯一异色的,只那一影青翠。

不死魂王五指成爪,操控法杖猎猎转动。在阴冥妖姬面前耀武扬威的鬼怪于这强大的吸力面前畏瑟如鼠,已成实体的魂魄骤然淡去。他一脚踢开锁住他下肢的骷髅,游刃有余地挥舞着法杖或劈或顿,不出几刻便解除了怨灵的包围。之后精灵便抱臂而立,好整以暇地欣赏着阴冥妖姬狼狈的样子。她连挣扎的力气都已失去,只能尽力地向那狱卒伸出祈求。砾石上留下道道血痕,好似异教活祭的法阵。

不死魂王向她伸出了手。阴冥妖姬亦抬起手指,仿佛羔羊将脱险般仰起头准备迎接安慰。

那帮助如约而至,只不过死死握住了她的脖颈。

阴冥妖姬被讶异撑大了眼睛,本能地掰扯那只铁钳般的手。在白净皮肤上鲜艳的朱红进入夜色后便消融殆尽,无人知晓生命的源被如此挥洒。


椿

*现代au,没有原作那么惨烈所以不死稍微正常一点;不死第一人称,此处私设“她”因为事故成了植物人

一些文中废话谜语的解析:

椿——山茶花的日文名称

荼靡——佛典中天上开的花,见此花者,恶自去除,是一种天降的吉兆。同时也寓意着“末路之美”

小寒二候到谷雨二候——二十四番花信风中小寒二候所对应的是山茶花,谷雨二候所对应的是荼蘼花

无极冥灵碎——不死魂王技能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

正文:

久违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习惯性地像还停留在冬天里那样一如既往地把脖子缩到领口里。预料中的寒风并没有扑面而来,着实让我惊奇。空气没有一丝动静,皮肤也没有感受到一丝温差。这在我印象里是很少见的。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的短短那几天,这个世界就发生变化了呢。不,倒不如说它一直在变,只不过我们可能意识不到罢了。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尽管当时并没有下雨,也没有空气对流,但我还是莫名想起这句诗。

感觉没有比它更贴切的文词了。

这座城很少有水汽光临。皮肤感受着或许是雾的湿润气息,我有点惊诧,但好像从内心深处,又有些莫名其妙的满足。

吸一吸鼻子,一些泥土的味道,一些液滴的触感,感觉被一整个漫长冬日压抑的感官在此刻复活。尽管只是一些不很好闻的土腥味,但在室外,在这里感受到它们,我却不愿意用这种客观的表述,即使它们就是那个样子。

如果此时我们能并肩而行就好了。你会连打几个喷嚏,然后向我抱怨烦人的柳絮。

从我还记得时间起到现在应该是从小寒二候到谷雨二候。立春早就过了。但直到今天我才恍恍惚惚地意识到,春天来了。

雾气松松地拢着钢筋水泥,包裹着将至的夜幕,栖在每一条草叶,落在每一根纤维。

肉眼所见的话,地平线处是微红微紫,愈向上愈晕染成深蓝,顶点是那被蒙住的,觉得可以称之为胧月的天体。

不由得拿出手机想让这一瞬间成为永恒,可惜目之所见并非真实。屏幕内只有灰黄的尘土,并无半分绮丽。

可惜不能等你醒来再分享了。

是呢,这座城春天多风沙。

也罢,就让那美丽的虚像在心中永远鲜活着吧。待你醒来,我会将它尽数描绘。

之前熬了很多天夜,作息不能再乱了,不然再晕倒可就糟了,太耽误进度。打算囤点咖啡时,已经成习惯地拿了那一种。虽然暂且分散,但咖啡豆的香气仿佛魔法,闻到就好像回到了在明月下相伴苦读的数个夜晚。

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平淡闲适的感觉了。

我必须承认这种全身的松弛是有几分惬意的,但我依然不觉得这种情况可以被称作幸福。

真正的美好中,必须要有你的存在。

天道老师把我狠狠地训了一顿。一是指责我不该透支身体,二是不应那么对待实验材料。

“《北冥有鱼》都翻烂了,庄子顺应自然的理论一点没学到!也是,你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怎么可能考虑别人。你对自己的秉性倒是清楚,网名起了个‘冥灵’,我看是冥顽不灵!再这么下去,别说以五百岁为春以五百岁为秋,明天你就得猝死。”他把果篮一撂大步走了出去,病房里只有异域学长啃天道老师给我的苹果的喀嚓声。

“话说,你也不用这么拼吧。又不是只有这一次学习机会。再说了,你也太卷了,什么讲座研讨会经验分享卷卷有你名。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么下去身体会垮的,咱得有取舍。”他说。

这种道理谁不知道呢?但你的情况太糟了,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提升自己实力的机会。如果不付出超出极限的努力,就不能掌握足够丰富的知识,奇迹便不会发生,怕黑的你也只能永远徘徊在幽影中了。大椿怎会比冥灵的寿命短啊。

累到快撑不住的时候,坐在你病床前,就这么握住你的手,觉得咱们这辈子就这样好像也不错。比蛛丝还渺茫的康复概率,无数专家学者下达的死刑判决,就连我自己都无法算出使自己坚定的数据,我只能希望你活着就好。但不行啊,这远远不够,你肯定不愿意一直躺在这里受这无期徒刑。你要去看看这个世界,你要去完成你的宏愿;我们要并肩将那乌托邦变成现实,然后在星空下将许下的誓言兑现。有时候也会想,等待一个无望的爱真的值得吗?但马上又会笑笑——我已经没有其它事可做了。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会。为了用那些仪器上的冰冷数字重塑出一个鲜活的你,我只能壮大我的力量,我只能尽我一切去探寻奥秘,追求世界的真相。为了你,为了我,为了我们——这具枷锁,又要戴到什么时候呢……

…… ……

不说这些泄气的话了,会有希望的。我的研究因为能源技术的革新变得顺利许多,火红的山茶正在风中摇曳,牵引着我继续前进。

今天和过去的数千个日子一样平凡,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总有一种能让我毫无顾忌地相信一切都会顺利的勇气。是因为那抹摄人心魄的艳吗?我不清楚。

我向来不喜欢听调子绵软的歌,让人直犯困。但今天,那不知什么时候听到过的低吟浅唱却时刻萦绕在耳畔,挥之不去,颤动不绝。

会好起来的吗?谁也不知道。

只是在无意间哼出调子的时候,

恍惚听到了回答。




寒假坐牢时画的

计划皮一款我的老婆……

一些场照(伪)集邮和高p自拍

吹泡泡糖是想模仿艾丽娅

是私设异域(猛男粉(因为妆化得过拉而被许多人认为是女生……)

【cos预告】异域之歌

命运之书中缺失的部分,光与影之间的次元。浅吟低唱,古老的画卷徐徐展开……

角色:赛尔号页游·异域魂王(有私设)

coser:喵懵懂

妆:喵懵懂

摄影:Rhea

后期:喵懵懂

(支持扩散www,本意是庆祝异域终于有新官饭,怒出之)

学校的评优考核居然有动漫,速冲


单拎出来发点三界主角(x虽然还是捏人

祝曜灵&祝角宿 名字出自《楚辞·天问》“角宿未旦,曜灵安藏”曜灵意为太阳 角宿为二十八星宿之一

披肩发是曜灵 双马尾是角宿

不是双胞胎 是克隆与被克隆,两人外貌完全一样,身材身高因年龄略有不同

黑发粉瞳 黑发渐变粉 对应物质是八水砷酸钴(钴华)祝曜灵是日极因为恣的献身而失去了的那一部分,在传送过程中变为人诞生于三界,具强大的操纵能量转化并可制作弹药的异能,被军方收养并培养为预备军;后与监护人起冲突怒而离家出走,被梁宵游收留 后被何窅和梁宵游囚禁研究,异能被废精神崩溃后放弃反抗;祝角宿是研究产物 讨厌她不反抗,向往自由,用计揭发了何梁并归属于军方管理,一直在寻找被救出来的祝曜灵并想与她一决高下

异能分十级,九级与十级间有本质上的差别,十级进入神的范畴和世界真理的领域;祝的异能十级大概可以单独自由操纵大型核聚变

10因为受过训练体能很好 异能被废后主打近身;角宿拥有同样的异能但从小呆在实验室体能很差,算特攻+远程

ps:

1.俩崽的异能一开始只是摩擦皮肤产生会爆炸的钢弹的,后来我一想 日神一部分不能这么拉 格局要打开,就给改成碰触物体使其发生物理原则上可能的能量转化了

就 想热饭 一手拿煤一手拿饭 煤内能直接转化为饭的内能,都不用灶(x 正常情况下要点燃煤 拿锅架上,煤燃烧放热 内能热传递给锅,锅熔点下吸热升温热量再传给饭,饭吸热内能增加温度升高 嗯

好方便(

10级是核聚变因为太阳是核聚变而且目前不可控

9级大概是核裂变

2.十级就是行走的核武器……

而且不会被能量转化带来的后果干扰 就能量转化导致的爆炸对她没有影响

还有个能操控元素(原子)的卓月劫 元首笙香临随意改变碰触物体的形状,肉体最强怪力身体无限再生的龙沫影

Ren联盟人才济济 O和C怎么活下来的

3.Ren联盟是H 氢,是笙香临所对应的物质(元素),祝曜灵会降生在这里也是因为代表物是氢(氢在太阳中约占75%),Ren联盟对开国三角尤其是笙香临的个人崇拜严重,不过也有很多人痛斥领导丨人

4.Ren联盟领土约是欧洲+北美大部+东亚北部

C是北美南部+非洲(此世界观非洲南美洲并未分开)

O是西亚+南亚+东南亚+大洋洲

H和C对立最为严重 O在它们间摇摆不定